傍晚的电车在铁路上奔驰,正当是上班族下班的高峰期,整辆电车上都挤满了人,每个上班族或坐或站的,在几乎没有空隙的车厢里享受着一天辛劳之后的片刻宁静。在一群上班族紧邻着站立的空间里,有个娇小的身影在其中,那是个穿着国中生制服的学生,清秀的小脸上带着有不少度数的细框眼镜,比肩膀略长一些的头发整齐的梳成辫子,看起来十分乖巧的脸上写着厌恶。「真讨厌,每次坐这班电车去补习班,都是这么挤。」即将面临高中入学考的优香手拉着吊环,神色不悦的盯着手上的单字本,四周硬挤上来的乘客,把整节电车都塞得满满的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沙丁鱼罐头。「算了,反正早就已经习惯了,还是把握一点时间念书好了。」优香皱皱眉头,略微调整被挤得站姿不稳的身子,把左手的书包移到前方,专心的在心里念着英文单字,为了考上理想的高中,优香每天都乘坐这班电车去补习班上课,在她一天规矩的学生生活中,这短短的四十余分钟是最令她讨厌的时段。电车摇晃着,四周的景像在车窗外消逝,随着电车摇晃的乘客,若有似无的碰撞着彼此的身体,但在这自然的碰撞之中,一只不应该出现的手,一只只属于中年男子的厚实大手抚上了优香的臀部,他轻柔的沿着优香臀部的形状,让中指在臀缝里上下徘徊。(色!色狼!)受到惊吓的优香差点尖叫起来,原本以为只是因为电车摇晃而被其它乘客不经意的触碰,但从被抚摸的直接程度,从被刻意抚摸到部位,优香肯定那只手的主人是个色狼。(怎……怎么办!讨厌!啊!)向来乖巧的优香,从来没受过如此的对待,心里慌乱的她,扭动着屁股,想要藉此驱赶走色狼,但她扭动的动作,却是让整个臀部,小范围的在色狼的手里摩擦,色狼完全不理会这算不上是反抗的反抗,缓缓的拉起了优香的裙子。(不要!这电车快点到站啊!啊!不能摸那里!)优香从屁股受凉的感觉得知,裙子正无视主人意愿的往上移动,色狼的手掌大胆贴上整个臀部下缘,灵活的中指与食指,从内裤的旁边入侵,在优香那紧闭的肉缝口肆虐。优香不停的在心里唿救,但害羞的她却绝不可能因此而得救,就在她祈祷着电车快点到站的时候,色狼的手指,正熟练的在她蜜穴浅浅进出,粗糙的指纹沿着穴口,刮着细嫩的肉膜,优香虽然没碰过男人,但十四岁发育中的身体,却起了成熟的反应,一股股清澈的黏稠淫蜜从蜜穴里渗出,将色狼的手指逐渐沾湿。优香用手上的单字簿遮住自己羞红的面容,色狼偶而触碰到她躲藏的肉核,让她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,优香身体断续的摇晃,吸引了坐在眼前的上班族目光,他抬头疑惑的看着优香泛着水光的眼楮,而优香一和他四目相对,立刻把整个脸躲藏在单字本后。「嗯……」以优香的年龄还不该尝试到的快感,使得优香压抑的握紧书包的提把,量越来越多的淫液,不仅沾满了色狼的整根手指,还将内裤染得深色,优香紧咬着下唇,细微的呻吟流泄,用着意志力去克服身体的发热。(唿……不对……)也许是优香的反应让色狼感到满意,也许是色狼准备转移目标了,色狼的手指离开了优香的蜜穴,正当优香庆幸着结束了的时候,色狼将优香的内裤整个的拨到一边。色狼的指尖在肛门口逗弄,将优香流出的爱液,当作润滑剂涂了上去,紧缩着的括约肌本能的抵抗着,但色狼的手指借着淫液的润滑,强迫肛门打开入口,突破了优香身体的防御。(啊……那里脏啊……痛……别伸进来……)一节指头进入了优香的菊穴之中,从紧咬着的括约肌传来一阵阵的疼痛,远比蜜穴受辱还要强烈的羞耻感让优香连膝盖都快要站不稳,优香想不到第一次遇见的色狼,竟是如此的残忍,不仅是处女的蜜穴口,连处女的菊穴口都不放过。指节在菊穴里旋转着,偶而略微的深入,偶而略微的抽出,色狼手指上任性的动作,支配了优香全身的神经,也许是色狼的动作很巧妙,四周拥挤的昏睡乘客,竟没有一人发现他对优香的一切不正当行为,但在优香的脑海里,却只有从肛门里传来麻痛热的复杂感觉。色狼当然不可能仅在菊穴口里逗弄就满足,插入的手指以左右旋转的方式,一段段的深入肠道里,虽然被插入的地方是身体的末端,但从肠道上传来的敏感痛觉,却让优香感到有如内脏整个被牵引的错觉。「嗯!!!!!!!!」色狼的手掌整个贴上了优香的臀部,整根手指深插在肠道里的火热疼痛,沿着嵴椎贯穿了优香的全身,优香僵直的挺起背,紧咬的牙根打起颤,这种超乎十四岁国中女生想象的异常行为,让她感到恐惧和意外,但她挺起背的动作,连带的使屁股也厥了起来,无意中,肛门穴口暴露在让色狼更容易凌辱的方向。在隔着一层薄薄肉壁的蜜穴里,肉壁另一侧所受到的对待,都敏感的传达到蜜穴里,像是从身体内侧开始侵犯淫穴一般,如此的倒错感在优香的神经缐里蔓延,随着被抠弄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既使优香明知被侵犯的部位是臀部,但从蜜穴里侧,倒错的淫蜜还是不由自主的分泌。色狼似乎特别执着于肛门上,前方被忽视的蜜穴,不停地渗出淫蜜,已突破了内裤的阻隔,开始沿着优香的大腿下滑,专心在抗拒着倒错快感的优香也察觉到了,她弯曲膝盖,夹紧了大腿,想要阻止淫蜜的流泄。「吸……唿……」优香深唿吸着想让自己保持冷静,发育中隆起的胸部在身体颤抖中缓慢起伏,羞怯的她害怕自己因此而成为众人的目光焦点,她努力的控制意图从唇边窜出的呻吟声,让潜伏在呻吟声里的快感隐藏在攸长的唿吸之下。缓慢的抽动似乎已经满足不了色狼,强迫称开肠道的手指,在里头弯曲着指节,用着指尖抠弄着柔软的肉壁,有如蜜穴一般,被指纹刮过的触感清晰的刻在优香身体里,她脆弱的踮起脚尖逃避,脆弱的抓紧握把颤抖,脆弱的开始接受从色狼指纹上所传来的火热快感。踮起脚尖的动作,让阻止淫蜜流泄的夹紧破局,越来越多的淫液不停往下滴落,顺着大腿,已经快要超出学生裙所能遮蔽的范围,在优香逐渐远离的意识里,还是有察觉到这个事实,但是从肠道逆袭到脑里的一阵阵快感,让她无力再夹紧大腿。色狼大胆又深入的爱抚,虽然只针对在一个部位上,但这快感对于未经人事的优香来说,还是太强烈了些,列车即将到站,优香心里开始感到放松,就在解脱感开始从脑里扩散到肠道的时候,在她眼镜后的瞳孔开始涣散,失焦,饱含雾气的眼眶里遍是朦胧,紧咬着牙根的口里甚至忘了吞咽唾液,一丝浑浊的唾液从嘴角溢出,拿着单字簿的手无力的松开,垂下。期待的解脱感,倒错的快感,羞耻的解放感一同在优香的蜜穴深处里并裂,处于放松状态的她在列车到站的同时高潮了,虽然优香的身体还不知道高潮是何物,但是子宫本能的抽鸣,让一股淫液泄出,在四周乘客不会注意到的地板上留下了一小摊湿渍,无力的优香直接瘫软在后方的色狼身上。「不好意思,我的女儿似乎太累了。」松手的单字簿,掉落到坐在优香面前的男人大腿上,那个上班族打扮的男人昏沈的视缐,从单字本移到了优香脸上,看着优香恍惚的样子,他双眼里写着迷惑,在上班族的疑惑转移到优香背后的色狼之后,色狼反应灵敏的回答。色狼拿着公文包的手扶着优香的肩膀,另一手捡回优香的单字簿,从他绅士般稳重的态度,实在看不出他是个色狼,他顺着缓慢移动下车的人潮,出了车厢,而那名上班族在观望,发现这并不是自己要下的车站之后,又继续低着头假寐。(我…下车了…该是去补习班了…)意识不知飞至何方的优香,在脑海里被色狼侵犯的记忆模煳,只剩下平日规律的生活行动,虽然高潮过后的大腿黏泞让她感到困惑,虽然背后那只推着她前进的手让她困惑,但她涣散的双眼却没有注意到已经过了补习班的门口。